我家是銅仁|船過思渠
2020-04-08 10:24:20   來源:銅仁微報   


不知道是上錯了船,還是下錯了船,到達思渠的時候,整個人兒還停留在寂蕩之中。

 

也不知道是什么陰,什么陽,什么差,什么錯。讓在一棵柳樹前下船。倘若是上錯了船,我相信速度沒有那么快;倘若是下錯了船,我相信真實的小碼頭。

 

 

我詫異于對此情景的熟悉。我想,熟悉的元素就是那里的烏江水了,還有碼頭旁的老柳樹。

 

第一次經過拆遷前的老思渠時,烏江水特別靜。

 

 

那時的思渠,有石板路和木板房,這讓我覺得比之麻陽河與烏江交叉處的故事更精彩、更深刻。作家歐陽黔森的《雄關漫道》曾在這里取景。尤記得其中一個畫面:一個穿著旗袍的婦女在石梯的人群中逃跑的景象。有慌張,有慌張引發的大腿露出白色的肉。

 

 

如今,碼頭沒有了,思渠鎮的新鎮地域已經規劃好,而船至碼頭的地方,那棵柳樹還存在。石板路被拆碎的磚頭覆蓋了,而中巴車每次路過仍然會摁住喇叭。

 

順著沿途,瀏覽風景經過一個山寨。這個山寨在石牌風景點的中心地理位置上。寨子在思渠鎮的旅游中,像是麻木的雙腳被叫住。走到哪里都是醉人的風景,就像我,看著巖頭,再看一下四方,心也醉了。

 

 

在雄師鎮寶的天然賜予之景前,還有人為的一景。那里有一所學校,以人文的姿勢挺立著。學校是一所村小,一根旗桿上的紅旗飄揚,有一種鶴立山嵐的瀟灑。

 

再翻坡往前走。在一鐵欄桿攔住的非常高的路面,我佇足。不是因為身體原因,不是因為狀態疲倦。而是時間好象停留在了那一刻。

 

 

幺舅舅曾騎摩托車載著我,對我說,下面有一個孔雀開屏的景點。問我看見了沒有,而我一直說沒有。我著實沒有看見哪怕一點輪廓。而在后來,我知道了幺舅舅說的那個景點。

 

那是神奇的一景!太陽光都只照到他的上半部分。而后化學反應似的讓他在那里吸收著熱能量與冷幽清。孔雀,一個充滿飛翔與奔走的景色;開屏,一個飽含生命的活力與夢想的景色。孔雀開屏,一個述說在川渝旅游圈的名詞。讓人溫暖。(楊偉)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這個清明,踏青游玩興致高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yy怎么玩怎么赚钱是真的吗 沪深股市行情今日 国投资本股票行情 越南5分彩开奖走势图彩经网 金龙策略配资 青海西宁快3走势图 资产配置案例 江西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股票分析范文 今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博彩之家